"水危机"论坛 -->
 返回主页会员登陆会员注册论坛菜单论坛样式

 你的位置:"水危机"论坛无锡水危机→ 浏览帖子:蓝藻攻城:“水华”与无锡持续的纠缠?
你是本帖的第 1360 位阅读者
 『 帖子主题 』:蓝藻攻城:“水华”与无锡持续的纠缠?

戴晓红


金钱:20600
经验:3166
魅力:3166
帖数:85
等级:15
『 版主 』
  信 息  留 言  oicq  邮 箱  主 页  编 辑   引 用楼   顶

蓝藻攻城:“水华”与无锡持续的纠缠?

(水业中国网上海工作站6月17日讯)太湖污染,政府采取了应急措施,也收到成效。然而,不同于2005年黑龙江水污染事件,此次污染非一朝一夕形成。在污染爆发之前,政府做了些什么,居住周边的广大公民又做了什么?蓝藻之灾,给公共事务管理者以什么样的警示

2007年6月3日。无锡市华庄镇农联村。
  老渔民冯纪林蹒跚着走过小溪港桥,阵阵恶臭扑鼻而来,令人几近晕厥。
  他斜着眼睛望了望桥下,十几条船浮在厚厚的一层粘糊糊的墨绿的东西上。
  这种散发着臭气的东西,学名叫蓝藻。
  冯纪林至今仍然清晰地记得,今年第一次看到蓝藻的日子——3月20日,因为穷65年来的经验,也没有在那么早的时候就在太湖上看到它。
  更让冯纪林无法想像的是,在之后的两个月里,它会攻城掠地,最终使无锡成为一座臭城。

  臭城
  这个夏天注定成为无锡人最难忘的一个夏天。
  若干年后,无锡人都可能还会记得,一场灾难发源于高温。

  5月25日,无锡的气温达到了30.7度,26日再升一级,最高气温达到了31.1度,等到27日,最高气温上升到34.2度,创今年以来之最,也达到了历年同期气温的最高值。
  针对气温偏高,无锡的电视台和报纸都纷纷提醒市民要做好防暑降温工作,以防引起身体不适。
  然而,真正能引起的不适并没有通知给每个市民。

  28日上午,一个忍无可忍的市民给市长热线打电话,质问几天来家里自来水有臭味的原因,并且询问这样的水是否还能够饮用。市长热线给予的答复是,“水质已经达到饮用水标准,放心饮用。”
  但是,这并没有让市民放心,他到无锡最大的一个网上论坛东林论坛,发了帖子,很快得到众多人的呼应,都说自己家的自来水有臭味。
  “这几天都不给小孩子喝水,都让他们喝牛奶”,虽然没有任何有关部门出面解释原因,一些市民还是做出了一些防护。
  “是不是该拿自来水到有关部门检测一下?”很多人猜测一定是自来水厂出了什么问题。

  29日,几乎全城的市民都发现自家的自来水臭了。
  “恶臭难当,不仅不能喝,连洗澡都不能用,手沾一下那臭水,臭味半个小时都散不去”,满城的人见面提起这个事情都气愤,守着太湖没水吃,天天说太湖美,太湖美,现在成了“臭美”了。
  在太湖的旅游区,未近太湖,已经可以闻到空气中腥臭的气息——和自来水中的臭味非常相似;游人也骤减。
  29日,抢购矿泉水的狂潮开始,一个无锡市市民回忆,他从5点半下班,跑了6个超市,在人群里挤了三个小时,最后只抢到了5大桶水。
  晚上,无锡各大论坛的发帖率、回帖率和点击率都创历史最高,内容都是一个——臭水。

  30日上午,很多公司就已经开始放假,“我们老板让自己老婆去取钱,他们要逃回安徽”,一个员工到了公司发现同事压根都没来上班,立刻又赶往超市抢水,“9点多的时候几家超市的水已经没有了,有水的地方,价格也翻了一倍”。
  同时,中央电视台、新浪、网易等都报道了无锡自来水变臭的消息,无锡臭水事件开始受到全国关注。
  中午,无锡市政府在媒体上首次做出对此次事件的解释:“因为诸多因素导致蓝藻提前爆发,形成自然灾害,影响了自来水水源地水质,致使自来水腥臭程度严重,”当时的报道中还称,“目前的强化处理措施难以从根本上去除异味,以致自来水中尚残留一部分,市民在饮用时要烧开煮沸。”
  与2005年冬天哈尔滨水污染事件发生后不同,无锡没有停水,也没有禁止市民饮用自来水。

  有准备的政府,还是没有准备好天灾
  “每年都有那么几天,稍稍有一点点臭味,但都是在7月的时候,也没有这么臭。”几位市民和记者说。蓝藻为害,影响水质,在无锡已经并非新鲜事。
  哈尔滨水污染,是上游化工厂爆炸引起,是突发事件。在一个经常发生蓝藻灾害的地方,为什么没有提前想好应对措施呢?——很多市民开始对政府处理危机能力表示疑问。
  事实上,科研机构的工作者在4月份就已经通过检测,预见到了今夏蓝藻水华的提前爆发。蓝藻,是一种原始而古老的藻类原核生物,常于夏季大量繁殖,腐败死亡后在水面形成一层蓝绿色而有腥臭味的浮沫,称为“水华”。
  根据无锡市环境检测中心站徐培民书记介绍,在今年4月25日,太湖梅梁湾就爆发了大规模蓝藻水华,这比以往提前了近1个月。
  一周之后,蓝藻水华再次爆发。5月2日,根据梅梁湾检测点的检测数据,蓝藻水华爆发的标志性指标——藻类叶绿素a含量全部超过40μg/l,鼋头渚水域藻类叶绿素a含量甚至达到179μg/l,藻类水华在梅梁湾全湾爆发。
  这次蓝藻爆发导致周围水域大面积水质恶化,很快引起江苏省政府重视,江苏省水利、环保部门的负责人和专家立即就到了无锡,对太湖蓝藻进行了实地勘查。
  5月8日,江苏省政府又在无锡召开太湖水环境治理工作会议。江苏省副省长黄莉新率领省内外20多位专家到无锡。会上,黄莉新提出应尽快建立蓝藻爆发应急机制。
  5月21日下午,无锡市政府第62次常务会议通过了《太湖蓝藻防治应急预案》。预案从预警、调水、打捞和拦截等方面提出快速反应的应急措施,以遏制蓝藻的生长和控制其蔓延,减轻太湖蓝藻的危害程度。
  就在预案形成的同时,有关政府部门已经开始着手加大引江济太,人工打捞蓝藻也已经开始。 三天后,国家环保总局副局长张力军也带着有关专家来到无锡调研。要求江苏省环保厅尽快对蓝藻应急预案进行论证,用制度来明确防治细节。
  当时,就有专家提出要迅速开始“捞藻”,张力军当即就表示,“捞藻”是任何时期都需要做的工作,等专家对船体的型号和数量论证完毕后,将由政府出资购买打捞船,运行、维护费用由江苏省环保厅负责。
  尽管各级政府不可谓不重视,甚至是做了相当充分的准备,但最后灾害来临,仍然措手不及。 5月28日,太湖蓝藻水华大规模爆发,且在几个自来水水厂的水源地大规模爆发。无锡市除锡东水厂之外,其余占全市供水70%的水厂水质都被污染,影响到200万人口的生活饮用水。
  “即使做了应急预案,也不可能未卜先知到这个程度。”无锡市市长毛小平被这场灾害弄了个措手不及。灾害发生的时候,毛小平还在英国参加经贸周的活动。接了电话,立刻四处求票,赶回无锡坐镇。
  “我不推脱我们政府工作中的责任,但是这次事情确实有它的特殊性。”毛小平对本刊说。

毛小平介绍,无锡很早就启动了蓝藻检测的4小时汇报,但是28日蓝藻水华的发生来得异常迅速,10个小时内突然发生,水藻大量死亡并发臭。当时立刻启动了应急预案,并把检测汇报周期缩短到两个小时一报告,但是为时已晚。

  “2003年蓝藻也爆发过,甚至比今年还严重。”毛小平甚至把蓝藻看成是个长期的敌人,这次被蓝藻战败,他分析,特殊性在于“这次是在水源地爆发的,就在水源点的取水口,都不能开船过去打捞。”
  无锡市南泉水厂贡湖取水口的工作人员也证实了毛小平的这种说法,“以往每年就算有蓝藻出现,就在湖边的两三米处,取水口离岸有50米,所以就算有蓝藻也影响不到取水口”。
  南泉水厂所处的贡湖岸边,蓝藻延伸进湖两三公里。尽管三四条打捞船在岸边同时打捞,但是四个大取水管道的取水口,周围还都漂浮着散发着恶臭的蓝藻,船没有办法进去。
  危机爆发之后,“引江济太”的流量由原来的每秒170立方米提高到每秒240立方米;同时实施梅梁湖调水,采取多种措施促进太湖水体流动。
  不仅如此,在改善水源地水质的同时,专家组加快对自来水除臭研究。

  5月31日晚,无锡市又请来清华大学水质科学与工程研究所所长张晓健,解决自来水发臭问题,经过一天试验就解决了技术难题。

  6月1日晚,自来水厂的水已经无臭味,恢复正常。
  因为管道中仍存留部分旧水,无锡市政府鼓励市民放水,加速臭水的排出。

  蓝藻,与无锡持续的纠缠?
  饮用自来水臭味问题虽然解决,但是无锡同蓝藻的搏斗并没有停止。
  “这样的恶臭我在自来水里已经很久没有闻到过了。”但是这样的味道一下子就唤醒了一些无锡人的记忆。
  1990年夏天,无锡因为太湖蓝藻大规模爆发,也发生过一次自来水被污染的事件。开始是自来水恶臭难当,随后就开始停水,因为最后蓝藻甚至淤堵了自来水厂的取水口,最后造成自来水厂停水半月,这期间市民没有水喝,工厂也没有办法开工。当时的直接经济损失就达2亿元。
  实际上,太湖流域的蓝藻水华为害,从上个世纪80年代初就已经开始了。蓝藻水华最早就出现在无锡的五里湖。
  其后爆发的规模和频率不断增加,80年代中后期每年爆发2~3次,分布范围扩大至太湖的梅梁湖湾;90年代中后期每年爆发4~5次,并逐渐向大太湖扩展。
  据2000年的监测结果显示,太湖的湖心区域已经出现严重的蓝藻水华。近年来太湖水藻水华的发生几乎是在全流域的。
  而为什么这次蓝藻爆发,会集中在无锡,太湖流域其他的城市如常州、苏州并没有受到影响,专家给出的解释是,“太湖夏季常年刮的是东南风,在太湖其他地方形成的蓝藻,也会因为风向关系被吹到无锡来。”
  也就是因为上述的这个原因,无锡屡屡成为太湖流域受蓝藻水华侵害最严重的城市。
  无锡市城区供水主要来自牵龙口水厂和南泉水厂两个取水口。今年5月7日,太湖蓝藻第一次大爆发后,无锡市自来水公司就已经停用了牵龙口水厂的水源,因为牵龙口地处梅梁湾,总是蓝藻最先侵入的地区之一。而从28日晚开始,南泉水厂水源也受到蓝藻爆发的破坏。 “从某种程度上,这也说明了继五里湖、梅梁湖之后,贡湖水源也开始恶化”,河海大学近年来研究太湖污染多年的专家刘凌教授说。
  刘凌分析,今年来的气温过高,降雨又少,太湖水位比较低。而一旦水位降低,太湖底泥释放出来的氨氮和磷也就增多,水体富养加剧,这也是蓝藻爆发的诱因之一。
  据专家介绍,蓝藻水华爆发以后,水中的氨氮含量会迅速增高,溶解氧降低。

  5月28日,南泉水源地氨氮的含量达到12.77mg/l,而超过2,就是劣五类水,不能再作为饮用水水源了,在南泉水源地水质最恶劣的时候,水中的溶解氧为0,鱼类都不能在水中生存。 “这种鱼类以前只要水质不好的时候它就会出现,现在连这种鱼都死了。”南泉水厂岸边捞藻的渔民指着一种水边翻出来的一指长的死鱼说。
  实际上,蓝藻水华爆发不仅散发出恶臭气味,因为水中溶解氧降低致使沉水植物和鱼类的死亡,还能释放出藻毒素。对家禽、野生动物和人体都有很大危害。
  人在洗澡、游泳及其他水上运动时,接触含藻毒素水体可引起眼睛和皮肤过敏;少量喝水可引起急性肠胃炎……

  上海交通大学园林环境科学系主任孔海南在1998年曾经对太湖中的蓝藻进行采样研究,认为从分子结构来看,它是藻毒素中作用最强的一种。而藻毒素的生物毒素毒性,又是自然界自然合成的毒素里边第二位,仅次于二恶英。如果急性作用是纯砒霜毒性的数百倍。
  而且,人类对蓝藻毒素的摄入并不一定主要通过饮水,由于蓝藻毒素可通过食物链累积,供食用的水产品如鱼类、贝类等也可能携带蓝藻毒素进而危害人类,另外,那些用地表水进行喷灌的农作物以及室外养殖的微藻食品都有受到蓝藻毒素污染的危险。
  针对此问题,本刊采访了无锡市自来水厂质检中心,其质检管理组的一位王姓检验员向记者证实,藻毒素检验项目达到饮用水的标准,市民可以打消“水中有毒”的疑虑。
  但实际上,蓝藻不断爆发,侵害人类生命和健康已经成为迫近的危机。
  就在今年召开的江苏省“两会”上,无锡市人大代表、无锡市卫生局副局长就曾指出,太湖水污染治理虽已取得一定成绩,但恶化状况未从根本上改变,每年夏季,梅梁湖便成为蓝藻爆发的重灾区。
(来源:中国新闻网,作者:记者蒋明倬,2007-06-16)(水业中国网戴晓红编辑)


「该帖子被 戴晓红 在 2007-6-17 12:26:46 编辑过」

状态:
2007/6/17 12:25:16 帖子管理:总置顶置顶精华加锁删除移动
共有 0 页, 0 张回复帖,每页有 10 张贴子 >> [ ]
页码:
  快 速 回 复

用户信息:

用户名: 没有注册?密码: 忘记密码?

帖子内容:
·html标签: 不可用
·ubb标签: 可用
·贴图标签: 可用
·flash标签:不可用
·表情字符转换:不可用
·最多15kb

[按 ctrl+enter 直接发送]


程序制作:zhp
本论坛言论纯属发表者个人意见,请不要发表反动,淫秽的帖子!